菠菜导航网

作业不凡晚辅市场洞察:“作业+课业”会成为线

2021-02-06 21:53    作者:菠菜导航网

  三个清华的毕业生,为了解决自己孩子写作业的问题,成立了一家专注赋能线下教育机构晚辅教学能力的互联网公司作业不凡。

  每个学期,三个清华爸爸都会走访调研大大小小的教培和托管机构,观察作业辅导市场的变化。疫情后的第一个学期,他们走访了北京、山东、安徽、江苏、浙江五个省的数十家机构,从疫情对课后市场的影响、晚辅业务占比、学生群体和年级分布特征等方面,总结出晚辅市场四点显著变化。

  从三位清华爸爸市场调研中发现,几年前很多机构对晚辅业务还没有明确的定义,晚辅仅仅是晚托或托管的同义词。但今年以来,作业不凡团队发现:越来越多的教育机构将晚辅作为一项单独的服务,和课程并列起来,并以教育服务的标准进行运作。基本上,凡事涉及小学辅导的机构,基本都开设了晚辅。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晚辅的设计已经和托管区别开了,而是更贴合课程。例如在时间、单价、内容等方面,晚辅的定位都不再以简单地看管学生写作业为主要内容,而是形成和一对一、班课并列的一种课程。这样的现象,作业不凡总结为“晚辅课程化”的行业趋势。

  “将晚辅对标课程,才能突出其教育属性。只有贴近课程,才能将晚辅价格对标到教育服务,而不是生活服务。”这是作业不凡团队在调研后最真切的感受。

  作业不凡团队在调研中发现,陪学生写作业是一个刚需市场,疫情对写作业的生源影响并不是很大。很多机构在疫情之后恢复营业,生源不但没有流失,反而有所增加。偶尔出现疫情紧张,学校也通知了家长放学直接回家,但是丝毫不影响晚辅学生数量。其原因还是家长一没时间、二没能力辅导家庭作业,必须借助专业机构。

  然而,疫情后“校内托管”和“延时放学”两大政策,却是影响机构生源最大的因素。很多机构因此流失了近一半的学生。校内托管和延时放学很多都针对自理能力不足的一二年级学生。低年级学生被截留,导致很多机构不得不开始招收中高年级。而三年级以上家长越来越重视教学,这也倒逼机构必须将托管升级,转型为家长更需要的晚辅服务。

  另一方面,受在线教育的冲击,传统线下辅导机构招生越来越难。课程的生源被在线教育强走一大部分,不得不从作业刚需入手,下沉到晚辅抓住生源。市场上,学而思、新东方等头部企业入局作业辅导,即验证了这一点。

  因此,在疫情和在线教育的冲击下,“作业+课业”这样的混业模式,逐渐成为线下培训机构的标配。

  以往看管学生写作业,学生到了三年级以上便逐步流失。孩子自理能力提高,家长认为看管需求并不强烈,反而应该花时间补课。离开托管,要么回家写作业,要么去了辅导班。

  作业不凡团队在调研观察到,伴随“作业+课业”的模式,看管和教育需求被晚辅吸纳。升级到晚辅业务的机构,也有能力留住中高年级的学生。同时,由于二胎越来越多,孩子回家得不到安静的学习环境。即便孩子有自理能力,家长还是愿意选择让孩子在机构完成作业。这意味着家长对机构定位也发生了改变。加之前文所述校内托管的影响,很多机构四五六年级学生数量已经超过一二三年级,成为晚辅业务核心受众。

  以往很多初中培训机构,都安排了作业班,作为课程学生的增值服务。然而真正来自习只有零星几人。但是最近作业不凡团队观察到,在初高中辅导机构里,晚辅业务已经成为初中辅导的标准产品,每天都会有二三个教室坐满晚辅的学生。

  初中晚辅的增长,除了家里二胎影响学习环境和家长精力外,还有一个值得重视的因素:那就是很多初中学生,小学就一直上晚辅从小习惯了晚辅的环境和节奏,初中之后习惯再持续。考虑到初中的升学压力(只有50%的初中生能考上高中),以及目前小学晚辅的趋势,初中晚辅的需求将会越来越大。

  根据此次调研,作业不凡的三位清华爸爸认为:对于已经具备晚辅能力的机构,市场空间从小学高年级可以延续到初中,一个学生能给机构贡献九年的价值;但是对于仍未升级转型的机构,它的市场空间则岌岌可危:一边是校内托管分流低年级学生,一边是教培机构下沉晚辅业务,留给传统托管的空间越来越狭窄。

  作业不凡由三个清华爸爸创立,科技赋能教育培训和托管机构。通过处理日常作业,为每个学生建立个性化错题大数据档案。数据驱动,提高学生成绩,提升机构晚辅教学能力。

  在中国,每个学生每天都要写大量作业。练习没有反馈,教学效果就会大打折扣。作业不凡,从处理好每一份作业入手,用数据反馈教学。应试教育效率提高了,学生才有更多时间进行素质教育,我们的国家和民族才有希望。

  民警紧急联系辖区周边派出所和村委会,打听寻找特征相符的人员。最终,功夫不负有心人,最后在该男子所居住村村支书的配合下,民警将该男子安全送回家中。

  从六楼坠落倒挂在五楼晾衣架上,12岁男孩命悬一线之际,楼下邻居发现后迅速跑到4楼,敲开住户房门,打开窗户,一手抓着窗户边框,身体半挂窗外,一手托举这名男孩近20分钟,直到男孩被闻讯赶到现场的消防与民警成功救下。

  他家三代行医,妙术仁心薪火相传;疫情期间,他申请全院第一个冲锋上“疫”线,他就是赣州市肿瘤医院内科四区主任刘轩。他帮助数不清的患者摆脱了肿瘤的噩梦,刘轩说,“我最大的心愿就是看到每一个病人能恢复健康。”

  12月21日是中国传统的节气冬至,郑州市民王孝力在众多志愿者的帮助下,像往年一样,走上郑州街头为环卫工人、交警、交通协管员送饺子。2012年起,这碗爱心饺子,王孝力已连续送了9年,因此他被网友称为“饺子哥”。

  指控大厅里,随处可见洋溢着自信的青春面孔。数百个关键测控岗位上的负责人,大多为“80后”和“90后”,平均年龄仅33岁。

菠菜导航网